公司新聞
你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創新藥申報殺出的“黑馬”,為什么是圣和?
發布時間:2018-01-11


(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農工黨中央主席,中國藥學會名譽理事長、工程院院士桑國衛(左二),原藥科大學副校長、藥物代謝動力學專家、工程院院士王廣基(右一)、中國藥科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邵蓉(左一),與圣和董事長王勇(右二)共同為院士工作站揭牌。)


    20171220日,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CPM數據庫顯示,今年藥品審評中心 CDE承辦的1類化藥數量達到199個,比2016年增長了42%,其中南京圣和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和藥業)作為一匹黑馬出現在名單中,以176個創新藥(含原料藥)申報位列全國第四,進入創新藥研發的第一梯隊。

 

    十年磨一劍,霜忍未曾試。從南京一家小小的藥廠到中國創新藥研發的翹楚,圣和藥業創新藥研發每一步的發展都凝集了圣和人的心血。20多年專注于磨礪,不事張揚,而天道酬勤,圣和藥業這柄長劍如今已初顯鋒芒:

 

    據圣和的研發人員介紹,圣和藥業的研發梯隊中已有18個創新化學藥和5個創新生物藥項目。

 

    為什么是圣和藥業?一家傳統藥企為什么要21年持續創新?是什么力量使他最終成為行業創新排頭兵?

 

    今天,我們來解密圣和藥業的創新法碼,不僅對中國的藥企,同時對勇于創新的中國企業都有較很強的借鑒意義。


    人類,沒有一刻停止過創新的腳步。

 

    在醫藥領域,創新藥是全球各大藥企巨頭們爭搶的核心,也是一項投資大、周期長、風險高、回報也較大的高新技術風險投資。在美國,一個新藥從臨床前的研究到進入臨床,再到審批上市,平均總投入成本預計超過10億美金,平均需要8-12年的時間。多年來中國藥企都是等國外的創新藥專利期到期然后仿制生產,然而這種格局近年來正在悄悄地發生著深刻的變革。

 

    縱觀全球排名前十的藥企的發展歷史,無一例外走的都是創新藥的路線,創新藥占總銷售額的比例平均達到80%以上,也就是說,中國藥企要躋身藥企前列,只有走創新藥研發這一條路。

 

    和中國大多數藥企一樣,1996年圣和藥業創辦之初,走的也是仿制藥的路。圣和的創始人王勇此前曾在中國藥科大學任教,這位4年教師生涯中、有700多天都是在實驗室通宵做實驗的“狂人”堅信,雖然當時仿制藥不愁沒有銷路,但能夠支撐企業持續發展的動力,唯有創新。

 

    2002年,圣和藥業一年還不到2000萬的營業額,總人數也不到100人,科研人員更是不到10人,即便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圣和藥業毅然做出決定,要專注于創新藥的研發,甚至在很長時間內還全面停止了仿制藥、搶仿藥的研發。

 

    通過七年的不懈努力,堅持到2009年,中國歷史上第六個化學創新藥終于在圣和藥業誕生了——國家1類新藥優諾安。

 

    國家1類新藥優諾安具有5項國家發明專利、2項國際發明專利,作為國家“重大新藥創制”科技重大專項的研究成果,是我國首個具有國際專利保護的手性化學藥,也是我國第一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抗厭氧菌感染藥物。

 

    到2017年,圣和藥業已擁有了67個藥品注冊證,國內有效發明專利申請126件以及國外有效發明專利申請52件,其中43件國內發明專利授權以及19件國外發明專利授權,包括4件歐洲發明專利授權、4件美國發明專利授權、3件日本發明專利授權等。通過聚焦抗腫瘤、抗感染和中樞神經系統疾病的新藥研發,不斷推進更安全有效、臨床急需的新藥研發項目,已經發展成為以研發為核心,快速成長的創新型藥企。

 

    無疑,這是一組能讓中國制藥人都引以為豪的數據:

 

    圣和藥業的研發梯隊中共有18個創新化學藥和5個創新生物藥項目:

 

    其中,腫瘤血管靶向藥物C118P結構新穎、具有自主知識產權,作用機制明確、抗腫瘤效果明顯、抑瘤譜廣、體內外穩定性高,具有較好成藥性和安全性等特點。

 

    抗丙肝病毒藥物SH229SH526已獲得臨床批件,正在開展I期臨床研究,成為國內首家通過自主研發同時擁有丙肝NS5BNS5A抑制劑臨床批件的新藥研發企業。尤其是SH229,是繼吉列德的索磷布韋之后,全球第二、國內首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苷類NS5B抑制劑。

 

    新機理治療腫瘤的靶向藥物SH1028,已獲得藥品審評中心(CDE)批準臨床;SH748M 也即將批準臨床研究。

 

    以PD-L1為靶點的小分子藥物研究在未來也有可能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尤其是在PD-1、PD-L1靶點本身在抗腫瘤中的重要作用已經得到充分證實的情況下,在諸多大小制藥企業紛紛上馬PD-1、PD-L1單抗(注射給藥)的同時,圣和獨辟蹊徑地開發小分子,具有可口服給藥的顯著優勢,為國內外屈指可數的幾家之一。

 

    研發梯隊中的項目主要針對尚未滿足臨床需求的大品種,每個研發品種未來進入市場的銷售潛力都在5億以上,有些甚至在10億以上。

 

    人們不禁要問,一家小小藥廠,憑什么取得了這么驕人的數據。


    創新之舟是這樣起航的。

 

    20多年來,圣和藥業無不將搭建平臺、創新機制、吸引人才,作為公司創新最重要的戰略來抓——

 

    為全力打造“科技創新、產品研發、人才集聚”的戰略高地,推進技術成果轉化和產業化,加強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創新,提升企業新藥產品研發能力及科研成果轉換能力,經江蘇省科技廳批準,圣和藥業建設了江蘇省企業院士工作站。

 

    20171214日,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農工黨中央主席,中國藥學會名譽理事長、工程院院士桑國衛,原藥科大學副校長、藥物代謝動力學專家、工程院院士王廣基,中國藥科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邵蓉,親自到公司總部與王勇董事長共同為院士工作站揭牌。

    圣和藥業院士工作站的建成將為圣和凝聚更多的專家資源,也會讓圣和在將來得到更多的一流專家的指導創造了更多的機會。

 

    目前,圣和藥業的自主創新科研隊伍人才的形成,也為院士工作站未來的成果提供了良好的保障。圣和研發中心現有專職一線研發人員近400人,其中碩士學歷以上技術人員的比例已超過80%,博士學歷技術人員的比例已超過20%。通過院士及一流專家們的指導,圣和藥業以研究生為主的科研人才隊伍將不斷發展壯大。

 

    圣和藥業一直秉承機制創新,公司于2016年花重金請全球排名前五的人力資源咨詢機構韋萊韜睿來進行激勵機制的設定,對標全球藥企排名前三的諾華、羅氏和創新與國際化的典范華為。

 

    希望通過優秀的機制建設,績效考核的優化,薪酬體系的完善,最終建立一種機制,實現圣和的員工一輩子只要努力奮斗工作20年,就可以創造30年的價值,同時得到40年的分享,再通過股權激勵,讓高績效的奮斗者努力工作20年后就可以終身衣食無憂。

 

    為實現20/30/40”計劃,自2013年開始圣和藥業已經針對核心員工實施了三次股權激勵,覆蓋公司90%以上的中高級管理人才、技術人才、營銷人才。圣和藥業堅持“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原則,股權結構中員工持股比例遠超過戰略投資者的持股比例。

 

    平臺的構建、機制的頂層設計充分挖掘了人才的創造性,也讓圣和藥業不斷變革、不斷顛覆自己,以適應時代的需要、市場的需要。

 

    除了重視創新型人才,圣和藥業對于創新藥研發也舍得投入。

 

    研發上的投入是個系統工程,首先是硬件上的投入。

 

    圣和藥業研究院建筑面積共超5萬平方米(含中試基地),其中南京麒麟科技創新園區擁有18000平方米的新藥研發中心新實驗室,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園區擁有5500平方米的新藥研發中心實驗室,此外,圣和藥業與中國藥科大學還合作建設了800平方米的“藥大-圣和”聯合實驗室和企業創新藥物孵化基地,此基地專注于創新性生物藥發現階段的研發。

 

    研究院建有藥物化學、藥物分析、藥物制劑、生物技術制藥、藥效學、藥代動力學等多個現代化實驗室,并配備有核磁共振儀、液相色譜-質譜聯用儀,高效液相色譜儀、氣相色譜儀、流式細胞儀等數十臺進口儀器設備,為新藥研發工作提供了有效保障。

 

    2015年,圣和藥業投入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的比例7.1%;2016年,公司投入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比例達到8.3%;2017年上半年圣和藥業研發投入占比營業收入高達13%。

 

    根據同花順數據統計,與研發費用6000萬元以上的可比上市醫藥企業比較,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圣和藥業排名第二。

    據了解,2017年圣和藥業的研發費用投入同比增長約55%。

 

    研發費用的每一分投入都會減少當期凈利潤,減少股東的當期權益,當年的研發投入超過13%,也就意味了當年凈利潤少了13%,這既需要戰略勇氣,也需要對未來研發出成果的自信,高投入高回報,這應該也是圣和藥業2017年創新藥申報數量排前四的原因之一吧。


    人類東西方的較量,與生倶來就是文化的較量。

 

    世間最難莫過于“知行合一”。圣和藥業能取得今天的研發成果,與企業的文化息息相關。

 

    據圣和的員工介紹,圣和的創始人王勇,早在1995年從學校出來,憑借技術攻關和技術轉讓,一年的時間就積累到了7位數以上的財富,比大多數人更早實現了財富自由?墒20多年來,他還和員工一起吃食堂,出差與普通員工一樣乘坐經濟艙和二等座,物質享受不是他所追求的,而內心的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才是他執著追求的不竭動力。

 

    2007年,圣和藥業買下南京總統府旁邊的一塊地準備建設圣和藥業總部,但建造過程中考古發現了六朝健康城的皇宮遺址,董事長王勇改變初衷,將這里改建成六朝博物館,并邀請貝聿銘大師和他創建的貝氏建筑事務所參與了六朝博物館的整體設計和建設工作,將其建成了一個經典傳世之作。

 

    對此,有些同行就深感納悶:一個搞制藥的為何要建博物館?王勇總是和圣和人講:我們圣和人一起給南京建設了一個六朝博物館,表面上讓南京人及其他人有了一個地方去了解南京的六朝史,對我們最大的收獲是,讓圣和人知道了“讓更多的人享受健康的快樂”是圣和人的使命,也是圣和存在的唯一的理由。

 

    現在看來,王勇這一想法也與國家的發展戰略一脈相承。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結合時代要求繼承創新,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

 

    圣和的員工向記者介紹,王勇董事長為了建設六朝博物館讓自己從07年開始到14年花費了極大的精力,同時也帶來了一定的資金壓力,但圣和人為南京留下個六朝博物館,讓圣和人明白自己的使命、愿景和核心價值觀,實在是可以無怨無悔,前面用8年時間建了一個世界一流的博物館,今后的日子里,圣和人一定會開發出世界一流的創新藥。

 

    圣和的員工很難忘記王勇董事長經常和他們提起的話:人生的意義就是為社會帶來價值,圣和人共同的愿望是要通過研發出目前人類尚未能治愈的疾病的藥品,讓更多的人有機會用上,從而幫助患者延長生命周期、提高生活質量從而成為最值得患者和醫生信賴的品牌。同時圣和人還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要把圣和藥業打造成“世界一流藥企”。

 

    根據圣和藥業的戰略規劃,未來將瞄準國際市場,緊盯國際市場最前沿的研發動態,把研發機構的技術領先水平和大品種重磅級創新藥物上市能力,作為圣和藥業快速成長、業績快速增長的核心驅動力量,在人、財、物方面給予研發優先級支持和保證,逐年持續加大研發投入占銷售額的百分比,到2020年研發投入金額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重提升到15%以上,甚至以超過20%作為戰略投入的計劃。

 

    據了解,圣和藥業還將采用先進技術和科學的管理方法,興建世界一流、中國領先的研發中心,聚焦具有廣闊市場前景的創新藥研發。在戰略發展第一階段公司將成立圣和藥業藥物研究院,下設化學藥物研究中心、生物藥研究中心、中醫藥研究中心;在戰略發展第二階段公司將啟動成立上海和美國藥物研究中心,完成研發國際化布局。

 

    一份耕耘,一份收獲。近年來,圣和藥業也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可,公司先后被國家、省市有關部門評定為“國家重點高新技術企業”、“中國優秀民營科技企業”、“全國雙愛雙評先進企業”、“中國醫藥企業卓越創新獎”、“中國制造業信息化最佳實踐獎”,王勇本人也先后被授予“中國五四青年獎章”、“中國優秀民營科技企業家”、“中國藥學突出成就獎”。

 

    圣和人始終堅持“讓更多的人享受健康的快樂”的使命,始終堅持銳意創新,執著追求,堅韌不拔,最終成為創新路上的先行者和同行者,一個有使命感的企業,不會偏離方向,終將收獲不凡的成果。(轉自 E藥經理人)


關閉
互联网金融靠什么盈利